香港百采网资料

    Eric Florenzano住在旧金山湾区,是一位VR顾问和游戏设计师。他在美国各地均有一个团队,目前正致力于新的游戏理念。

    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对吗?但是你不知道的是,Florenzano是少数倡导者之一:他们声称可以通过虚拟办公室改变工作,结束通勤,甚至使人们从大城市大规模撤出。

    Florenzano说:“对我们来说,不存在实体办公室。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拟的。那是件真正令人疯狂的事情。”他的团队并不需要任何会面,仅仅需要进入一个VR应用就足够了。在这个大屏幕里,使用者通过控制器和代表他们自身的浮动头部进行操作,在虚拟房间中分享他们各自的显示器。

    图1

    通过电子邮件和Skype来实现无办公室的公司的想法已经存在了多年。但是尽管有这些工具,这个想法仍然仅针对于小众市场,远程办公依旧罕见。

    但是在VR中一起工作远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Florenzano说:“没有其他媒介——电话、Skype电话、视频聊天,这给你接近于真实的感觉。当你与其他人在VR房间,你看到他们的颈部和他们头部的运动,你也能听到他们的声音。”他现在每周在VR中举行二至三个小时的会议。

    优点是显而易见的:没有通勤,不用租办公室,并且不用为一个新的空间支付巨额的管理费用,如供暖或者照明。Florenzano说:“对于愿意尝试新东西的人来说,这将变得更为容易。你并不需要给予员工成为一家公司的承诺。”

    gif1

    Bigscreen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Darshan Shankar说,VR这项新技术第一次使他受到吸引是其在商务方面的应用潜力。他和他的同事经常使用Bigscreen一起工作。Shankar说:“有趣的事情是,实际上我们每个星期都在Bigscreen内部构建大屏幕。”

    他认为VR办公室能够允许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进行工作,这将足以使大多数工人离开庞大、昂贵的城市,以及令人厌烦的排水般的通勤。并通过巨大的影响创造一个历史性的变革。

    过几十年,VR办公室可能触发一个转变,Shankar说道,“改变为这样一个世界,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的住在任何一个想要住的地方——乡村或者更小的城市。”取决于你的职业,任何人都可能变为数字游牧者

    “它能使你获得更多的机会,而不再受限于你所在的地域,”Florenzano说道,“一个住在斯里兰卡的杰出开发人员,可以被一个美国公司雇佣,并且能够作为一个‘该公司实质意义上的雇员’”,同时这消除了移民障碍。然而,西方工人可能并不会有所触动,这意味着他们需要与来自海外的竞争者进行竞争。 Florenzano承认,“有赢家,也有输家。”

    但是VR革命要实现,在前方仍然有巨大的挑战。最直接的一个挑战仍然是技术。

    另外,虚拟显示器不像真实的显示器那样清晰,这会导致工作中断。“现在我很难进行决议,我用像编码一样的文本进行工作。” Florenzano说。设计者和艺术家致力于使其减少疲劳程度,他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仅仅只能工作一个小时,因为眼睛会产生过度劳累感。

    Shankar指出,在VR舒适度上,当前头显的重量也会造成使用时间上的限制。“我们实际上做了八、九个小时长的会议,”他说,最终,他们等同于戴了“一副更重的眼镜”。

    gif2

    然后是咖啡杯的问题,VR需要找到一种追踪真实世界物体的方式,如饮料或键盘,以便于它们能同时被使用。“因为我穿戴着我的VR头显,每次弄撒我的咖啡时我都会尖叫。”Shankar说,“我简直像一个60岁的老人。”

    这些问题虽然很多,但似乎可以通过更多的研究和开发解决。但是VR办公室上面有更大的社会问题,它提出了工人为何进入办公室的问题。

    VR可以纯粹用于会议。 或者,更雄心勃勃地说,它可以成为雇员在一起工作的空间,聊天或者其他。或者在分享的房间里埋头于自己的项目。换句话说,虚拟办公室替换了现有办公室的空间。

    图2

    Altspace VR,另一个基于头像的社交VR空间,可用于Vive,Rift和Gear VR等设备。其首席执行官Eric Romo,对人们“以某种原因连接”的VR会议非常积极。Altspace VR现在是很多公司会见其他城市的合作者的一种默认方式。

    但他对完全意义上的虚拟办公室或者他称之为的“无根据的VR”保持大量怀疑,“我需要在VR中起床,在虚拟房间中漫步,和去虚拟的饮水机旁饮水?我不确定。”他说。

    图3Altspace原人设

    Romo指出,一个没有饮水机的办公室失去了“即兴互动”。而这种方式恰好是Steve Jobs设计皮克斯总部时进行的一种尝试。在电梯或自助餐厅碰到一个同事,排队时交流带来的灵感的迸发,出现一些“你不曾有过的交谈,你不曾有过的一些想法”。

    但是VR办公室可以通过其他方式重新引入这些偶然的时刻吗? 一个炫酷的虚拟大厅系统可以模仿在真实建筑中发生的会面,Florenzano指出,在工作后和同事进行VR游戏能够更好地替代办公室饮料。当进行实验时,他发现在虚拟池中游戏后会议效果特别好。“虚拟池会议是新的高尔夫会议,”他说。

    gif3

    Altspace新人设

    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VR允许的沟通质量,以及同事是否可以虚拟交流。 Bigscreen和AltspaceVR使用虚拟人像,这可能看起来像一个临时的解决方法,但Romo和Shankar强调,它们是如此有效,并且不急于将人设改变得像照片一样真实。 如本月初Facebook的Oculus Connect 3公告所示,这也是他们正在追求的技术。

    “看到你脸的纹理,或你的微笑,实际上不是必要的,”Shankar说, “人们在电报之间同样形成了深深的情感。”

    Romo说,AltspaceVR还试验了眼动跟踪技术,并且已经在一些头显中进行原型设计,而通信的效果是“惊人的”。 他说,例如,一个人的眨眼率告诉观察者:“他是否处于一个舒适的环境。 所以它是巨大的改进。”

    比较两个视频,不得不吐槽的是无论是Bigscreen的浮动头像,还是Altspace的人设,都无法进行有效的身份识别区分。尽管在Altspace中有更多的人设可供选择,但是人物一多,即便在每个人头上注明人物名字,混淆也会增加。而在比较Altspace新旧人设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更多令人欣喜的变化。比如人物变得不再像最初的机械那样冰冷,而是变为了类似于卡通并可做出眨眼动作的人物。

    观察视频可以发现,在Bigscreen中,仅支持四人同时运作。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使用范围,仅仅针对于特别小的工作团队适用。而对于拥有大量员工的公司来说,这将变得尤为不适合。可能受限于整个空间屏幕,将会极大的限制做出更多的突破,对于人数上限是否能有所提升,依旧是一个问题。如若不能,那它想要试图使人们搬离城市的梦想可能会搁浅。

    另外,正如此前提到的那样,VR应用中分享的屏幕并不像真实屏幕中一般清晰。长时间的使用会造成使用者的负担,对于将其运用于办公来说存在较大问题,无论是Bigscreen 还是Altspace在这一点上都需要进行优化。

    现在,虚拟办公室仍然是对于VR爱好者的小众市场。但是更大的组织开始试水。Mike Harlick,在爱尔兰银行工作,负责技术和创新方面的工作。他试验了AltspaceVR和Bigscreen,以及Rec Room、Turf和vTime,并对这项技术表示了有所保留的欢迎。

    Harlick说,与电话相比,VR“增加非语言沟通和连接感”。他指出,仍然很难知道某人是否在注意VR,但它也开辟了新的方法来提高生产率。例如,当会议超过约定的时间时,房间将会变为醒目的红色。

    “毫无疑问,它将减少进入某些人的办公室的需要,”Harlick说,VR尽管处于早期阶段,但现在,“有足够的技术能够促成这一切发生。”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