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王中王10223.ccm

    幻视奇橙团队核心人员曾任职于育碧和完美世界,从事游戏开发超过12年。成员拥有平均8年以上的游戏开发经验,参与过多款主机游戏和大型网游、手游的策划制作。目前幻视奇橙的VR双人互动游戏《奇世界·爱》正在开发中,并已经与STEPVR达成了实体店合作计划。

    从三里屯到回龙观

    在向幻视奇橙CEO郝琦提出拜访计划后,我特意查了一下幻视奇橙的公司地址:三里屯SOHO,嗯,距离我在北京住宿的酒店并不太远,应该不会在路上消耗太多时间。不过收到的回复却是:我们正在回龙观搞封闭开发。从三里屯到回龙观,一个东三环内一个北五环外,再加上我刚刚在网易天空彩票及水果奶奶上看过一篇毁三观的回龙观介绍,两个地点感觉上的差异甚至超过了距离上的差异。

    三里屯与回龙观,在北京人看来甚至就是城里和乡下的差异。
    三里屯与回龙观,在北京人看来甚至就是城里和乡下的差异。

    “怎么会想到在回龙观搞封闭开发?”这是我见到郝琦后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现在的开发进度很赶,几乎每天晚上都加班到两三点钟,三里屯的写字间中央空调下午6点钟就关了。”郝琦这样说,“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北京的交通,我们很多同事就住在回龙观,住的近点儿也方便加班以后休息。”同样是做内容开发,幻视奇橙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完成了其他团队两三个月的开发进度,其中还包括两三次推倒重来的经历。对于现在的VR内容制作团队来说,时间和人力就是最大的成本,一个办公地点的选择,就显示出幻视奇橙团队的务实。

    办公室里摆着床,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创业团队的标配。(其实我们自己也如此)
    办公室里摆着床,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创业团队的标配。(其实我们自己也如此)

    想做一款不一样的游戏

    大家都是做游戏或者爱游戏的人,双方的谈话自然而然地就过渡到了目前的VR游戏上。VR游戏强调沉浸感,而提高游戏沉浸感的途径不外乎三个方面:画面、声音和情节。目前接受度最高的VR游戏模式应该是第一人称射击类,如果结合瞬移的场景切换和比较完美的音效处理,是最容易让玩家沉浸其中的。我们之前介绍的《雇佣兵》,就是这类游戏的代表作。不过,正如当年美国淘金时发财的淘金者聊聊无几,卖牛仔裤的人却发了家。当大家都看好某个游戏类型的时候也就意味着这类游戏的竞争将会非常激烈。面对激烈的竞争,大企业可以拼人拼财力,而小团队最好的选择就是另辟蹊径。

    在交流中,郝琦不断强调:“我们希望开发一款不一样的VR游戏”。FPS游戏虽然最容易上手,但却并不适合幻视奇橙来做。为了筛选游戏方向,郝琦和他的团队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把目前市面上可以体验到的VR游戏都试玩了一遍,最后发现:目前的VR游戏大多是针对男性的,而且以单人玩的居多,玩家之间的互动通常只能采用积分排名的方式。“也许,可以做一款主打女性玩家,能够双人甚至多人互动的游戏。”郝琦觉得,这就是自己的方向。

    郝琦(左二)和幻视奇橙的部分团队成员(还有一位来拜访的朋友)
    郝琦(左二)和幻视奇橙的部分团队成员(还有一位来拜访的朋友)

    作为一个小团队,如果没有自己的特色,那么很难在竞争浪潮中生存。特别是在中国,游戏开发团队不但要避免被同类模仿,还要警惕腾讯的进入。而瞄准女性用户,加入了双人互动模型,游戏更强调创意而非画面,让幻视奇橙拥有了差异化的竞争力。

    《奇世界.爱》的奇和爱

    幻视奇橙追求差异化,具体的作品就是目前开发的VR游戏《奇世界·爱》。这是一款类似于《纪念碑谷》的VR移动关卡游戏,不过不同的是,这款VR游戏需要玩家之间进行互动。游戏支持同空间双人同时加入,两个玩家在空间内相互可见,进行任务人需要协同操作,这让人与人、人与物在虚拟世界中产生交互。举个例子,如果你准备走到某个位置,也许需要对方转动手柄来联通一座桥梁才行,这大大提升了游戏的趣味性。

    幻视奇橙现场演示了《奇世界·爱》的游戏方式和关卡设置
    幻视奇橙现场演示了《奇世界·爱》的游戏方式和关卡设置

    我也现场体验了这款游戏。尽管一开始感觉画面有些简陋,但是更宽阔的房间设计(通过巧妙的路线设计,《奇世界·爱》可以利用5m×5m的真实空间模拟出一个非常巨大的游戏空间,两位玩家在空间内行走时互不干扰。)、互动化的游戏设定(两位玩家需要转动机关、完成拼图、收集宝石来为自己和队友建立行走路线)、以及简单线条化的游戏界面(这种简单的线条风格据说可以吸引女性玩家,不过我觉得还是可以进一步优化。)都让我觉得和常见的VR游戏(特别是射击类游戏)的感觉完全不同。

    为什么会考虑做这么一款游戏?显然不会是因为缺乏经验,毕竟团队核心成员都是拥有超过12年游戏开发经历的资深人士。实际上,这正是幻视奇橙在研究市场之后做出的选择,以及自己对理想的坚持。幻视奇橙CEO郝琦显然也属于游戏行业中的理想主义者,他更希望玩家能够沉浸在游戏环节当中,而不是只是通过简单的射击感或者游戏画面来吸引玩家。在交流中,他曾经很兴奋地和我聊起十多年前他玩一款画面简单的游戏,却从晚饭后一致玩到凌晨四点通关游戏。“我现在想起当时的游戏情节,依然会兴奋地泛起鸡皮疙瘩!”(关键是,聊到这个的时候,他手臂上真的泛起鸡皮疙瘩……)“我就是想做这样的VR游戏!”
    《奇世界·爱》强调的是VR世界的互动性和卡通风格,而非追求画面真实。

    生存和理想的交织

    不过,现实世界不存在虚拟现实,没有人能够活在理想国。一个游戏开发团队要进行创业,第一步要做的就是解决生存问题。要维持整个团队的生存和发展并非易事,郝琦在面对这个问题时也在挣扎和做出妥协,但这一切都不是无原则的。尽管也有一些投资机构有投资意向,但是幻视奇橙的选择却是尽力坚持独立自主。因为,投资方的意愿与创始团队相左而导致项目失败的例子并不在少数。

    幻视奇橙的开发理念在目前被手游、页游行业短平快做法洗脑的一些投资看来也许难以接受,与其被不认同理念的投资进入而改变创业初衷,还不如依靠自身的能力生存,然后等待正确的投资。现在有太多的创业团队漂浮在空中,一切以融资而非良性运营为目标;然而VR领域的投资热潮绝不可能长期处于非理性状态,到落潮的时候自然会知道谁在裸泳。

    郝琦在谈到VR游戏时显得很有主见,这正是一个领导者应有的素质。
    郝琦在谈到VR游戏时显得很有主见,这正是一个领导者应有的素质。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幻视奇橙一边在全力推进《奇世界·爱》的开发,并且与STEPVR合作打入线下渠道;另一方面也依靠自身团队的开发实力,做一些变现速度更快的项目来帮助整个团队的良性经营。目前,无论是在建筑领域还是教育领域,幻视奇橙都已经有了实际案例。甚至零境网在现场还实际体验了幻视奇橙的一个楼盘VR看房项目,这个基于Unity引擎开发的VR看房项目可以实现接近真实的场景光影和整个空间的虚拟移动,甚至还包括了下蹲和跳跃的动作。这与传统的建筑虚拟漫游截然不同。但是谈到这个项目,郝琦却并不开心:“其实我并不希望让这些项目分散精力,但是团队运营总要有健康的财务才行。还好,我们目前的团队实力足够,并不会因为这些项目拖累VR游戏的开发。”

    创业团队没有那么多讲究,房间内的两扇柜门成为了记事板。
    创业团队没有那么多讲究,房间内的两扇柜门成为了记事板。

    写在最后
    目前幻视奇橙还处于利用自有投资开发的阶段,内部的核心团队更像是兄弟关系。其中一位成员就是郝琦的高中同学,原本在上海做游戏开发,一句“来北京帮我吧”,就从上海扎到了北京。也许,这也是东北人的耿直性格使然。一个团结且有经验的团队,一个独特的游戏视角,幻视奇橙让我们看到了一群脚踏实地的游戏人对VR理想的追求!

    在离开前,我又询问了一下幻视奇橙除了线下体验店以外,还有什么规划。郝琦向零境网透露了自己的一些想法:“我们现在主要是和STEPVR合作,因为使用到了多人定位系统。不过在稍后,我们也会登陆Steam平台。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在HTC Vive、PS VR这样的平台上做些事情。不过问题是,PS VR暂时买不到。”

    【零境投资报告】是零境网(www.biomimox.com,微信公众号:ZeroneVR)倾力打造的一档专注于虚拟现实相关领域,解读企业、团队、产品投资价值的栏目。我们将以独特的视角为读者发掘VR领域的投资机会。
    转载与合作请联系:news@biomimox.com。

    1条评论

    回复